相争不足 共享有余

印度静修冥想亚洲修灵之路

国学 moonygao 578℃ 0评论

不讲话,不读书,也不能同其他人做任何眼神交流,在印度静修期冥想10天而生存下来,这可能吗?

安吉拉盘腿坐在大殿的地板上,周围坐着很多陌生人。汗水顺着面颊淌了下来。“我的大腿也在痛苦地颤抖。我试着去冥想,但大脑却一直在计算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多久(大约5个小时),还有多久我才能离开这里(还要大约100个小时)。”

这是安吉拉在印度古吉拉特地区沉默静修期的第一天。在这十天期间,参加者不允许讲话。事实上,很多事情都不允许做:不允许跟一同参与的静修者做眼神交流,不能读书、写作、听音乐、做运动或者说除了坐在地板上,你不允许做任何事情。

安吉拉说自己报名参加静修的原因似乎很愚蠢。不是精神追求也不是试图去解决深层次的个人问题,只是希望到这儿能得到冥想的火花。我已经断断续续地沉思了很多年,我知道,静修将会起作用。”

“每次当我坚持静修超过几天时,这肯定会使我变得更安静,变得更善良,并且能够更好地睡眠。晴朗的日子,我发现它温和宜人,但是总是觉得遗失了些什么。其他禅修者描述所看到的五彩斑斓的颜色,经历的极乐状态,或者对复杂生活的宁静理解。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发现过的。我前往DhammaSindhu佛法中心做内观静修,这是我所知道的沉思最极端的形式。”

Vipassana意思是“内观及自省,看到事物的本真”,是一种古老的佛教技术,是由一位缅甸出生的印度人SNGoenka复兴并普及。他的课程在世界140个中心被传授,所有的地方都遵循相同的课程表:早上4:00起床,4:30开始沉思,6:30吃早饭,之后做更多的沉思,上午11:00午饭,沉思,下午6:00吃晚饭(两片水果,一杯茶),沉思,然后是Goenka的视频讲座,晚上9:30熄灯。尽管最后你被鼓励捐款,但课程是免费的。

安吉拉说,与她一起的大约有120人参与的是古吉特拉地区的静修,这些人中大约有十个印度人。静修开始前的一天,在安排的单间前,她们排队上交了书和手机。

第二天清晨,安吉拉坐着冥想了仅5个小时,就已经遇到了问题。

她的日记是这样描述的:有时我厌恶静修,甚至偶尔会后悔来这儿,我事先也没有想到这是一场持续不断的斗争。到目前为止,比沉默更可怕的是痛苦。之前我从没有一天10个半小时一直坐在地上。我尝试了一切方法:放更多的垫子,更少的垫子,在我的膝盖下放两个小垫子,一个较硬的垫子倾斜在一个较软的垫子下,在大腿处放一个垫子让手能休息。但一切都无济于事。

两天后,禅堂里有人开始辍学。其实老早有人警告,第二到第六天的日子是最难的。“我当时想忍一忍看看,是不是到了第七天,就会有快乐呢?”

这期间安吉拉一直忍受着痛苦。Vipassana需要参与者慢慢移动注意力,要注意身体的感觉,但是对这些感觉不作出反应。如果发现自己精神恍惚,你会被告知要集中精神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工作,人际关系,我父母的死,我已经读了一半的小说,Downton修道院,所有这些都不断地在脑海中显现。”

每天晚上,Goenka都从电视屏幕上鼓励安吉拉她们,并承诺如果她们试着去接受快乐和痛苦,她们会生活得更加幸福、和谐。当感觉来时,就接受这种感觉,没有渴望也没有嫌恶,它们终将逝去。

对于安吉拉来说,第六天没有任何好转,更多的人离开。第七天是可怕的,除了痛苦,还有厌烦。安吉拉想,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那么依靠外部世界度过这一天——工作、小说、电影、闲言碎语、喋喋不休地说话、新闻和其他任何的东西。

“Vipassana静修的目的,与其说是体验一下愉悦的感觉,倒不如说是开发自己以平和态度来对待所有感知,”Goenka跟她说,你的进步仅仅通过你是否能以平静的姿态面对生活变迁来衡量,没有其他更多的衡量标准。”

关于生活的变迁和面对苦难的沉着有很多种讨论,安吉拉发现所有这些讨论都是相当古怪有趣的。“我能够想象这会很管用,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仅仅在计算离我能够离开的那天还有多少时间。”

第八天午饭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安吉拉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好像我肉体的界限已经消失了,每一处都得到了释放,在房间里自由飞翔。一切都变得通红,一切都那么愉悦。好像高强度的药物所诱导的脱离身体的快乐,但却镇定,没有焦虑,没有怀疑。

安吉拉意识到应该就是这种感觉。她观察了坐在其周围的其他静修者,忍不住好奇:他们也有相同的感觉吗?为什么它花费了我这么久的时间?我不理解发生了什么,我也懒得去想。

对禅堂里剩下的人来说,感觉最终发生了强烈的变化。在第十天的下午,安静的感觉加剧,安吉拉试着同其他人谈论他们的经历,想知道他们是否也有这种令人愉悦的超越肉体的感觉。

一位住在安吉拉隔壁的房间里的波兰妇女,被问到时显得有些尴尬。这算什么问题?”她的态度有些轻蔑。一个菲律宾男人,已经第五次来Vipassana,他说从来没有任何极乐的感觉,但是他毫不介意,因为冥想本身已经使他的生活改变了很多。

回到家里,安吉拉的朋友Stella,已经做过一次Vipassana静修,她很激进。哦,你已经有了极度兴奋的感觉,”Stella还说,“是的,我也有过这些感觉,但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。这并不重要。”

安吉拉想Stella是正确的。安吉拉说必须承认的自己所追寻的感觉正是冥想的对立面。它不是关于颜色或者是极乐的,而是关于强壮身体,帮助你重塑弹性的。有规律的锻炼能使你感觉装备较好,可以在猛烈的冲击前停止,在能够感觉到的细节上升高,并且不被通常的障碍所推迟。像Goenka所说,能够更加沉着地面对生活变迁。

转载请注明:IT起义 » 印度静修冥想亚洲修灵之路

喜欢 (0)or分享 (0)